str2

多名外地流浪者滞留浙江台州 救助站寻方言翻译

2018-08-01 14:02

  他们有些是流浪到台州,有些是在台州和亲人走失了

  因此,从今天起,市救助管理站委托本报招募方言翻译志愿者,如果你能听得懂他们的话,哪怕只能帮忙辨认一下他们所属的省市,也许他们就多了一份回家的希望

  5月31日清晨,市救助管理站的陈康民刚走进办公室,台州经济开发区区西的就带来了一位50多岁的大妈寻求帮助。

  大妈衣着整齐,进门后不肯坐也不说话,只是拽着衣角来回地走着,额头发间渗出了许多汗珠。民诉陈康民,他们是在台州经济开发区世纪联华台州大道店附近发现大妈的,“当时她说了一大堆方言,见大家都听不懂,急得直掉眼泪”。

  转眼到了中午,同来了午饭给大妈吃。看着碗里的饭菜,大妈眼泪突然掉了下来。任凭陈康民怎么劝,大妈都止不住泪水。“大概看到饭菜就想念家人了。”陈康民说,大妈对饭菜的反应给了大伙儿一个。

  随即,陈康民和同事们带着大妈跑了好几个菜市场,试图帮大妈寻找记忆,从而找到回家的。正在大伙儿努力寻找的时候,给救助管理站打来了电话,大妈的子女报警寻人了。

  大妈姓黄,因为儿子和媳妇在台州打工,她从江西老家来椒江帮忙煮饭、带孙子。因为人生地不熟,一出门大妈就迷了。

  找到了妈妈,黄大妈的儿子特别感谢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并了陈康民的,以后黄大妈出门一定给她在口袋里放上地址和自己的联系电话。

  陈康民说,黄大妈是幸运的,因为子女都在当地。还有很多外地流浪者,在台州没有亲人,很难帮他们找到老家。

  去年4月份,张雅琴在椒江流浪的时候被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带回了站里照顾。大概是流浪久了,起初,张雅琴有些救助。和救助站的工作人员相处了几天后,她渐渐放下了戒心,“大概觉助她的是”。

  紧接着,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就着手帮张雅琴找家人。“但是她的口音实在是太重了,说的话我们一句也听不懂。”陈康民说,无奈之下,他们又用起了老办法:到菜市场找外来务工人员帮忙,看看有没有人能听懂张雅琴的话。

  “菜市场里的人也都很帮忙,老乡之间会互相传话。”陈康民说,没几天就有个清洁工大姐来到救助管理站,表示能大概听懂张雅琴的话。

  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给合江县的救助管理站打了个电话,寻求帮忙。电话里,张雅琴和合江县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对话。这一对话就明确了张雅琴家的所在。

  “每年我们都会遇到10多例无法沟通的受助者。”市救助管理站李朝阳说,这些滞留在台州市医院里的流浪者每人每年需要财政拨款3万元到4万元,就是住在敬老院里的流浪者,每人每年也要花费2万多元,“如果无法及时把他们送回家,这对国家资源是一种损失,对受助者本人及其家庭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遗憾。”

  救助站希望通过本报征集一些懂各地方言的志愿者,尤其是懂云南、四川、贵州、新疆等地的方言或少数民族语言的志愿者,帮助救助站工作人员和受助者沟通。“哪怕是大概判断出受助者的家乡所处的省市,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李朝阳说,希望在台州的外来务工人员和懂各地方言的志愿者能伸出援手,让更多的受助者回到亲人身边。